人才园地

黑土地上的青春

文章来源: 作者:□ 本报记者 寇思远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05日 点击数: 字号:

人们都说,大学生村官是一粒种子,虽然很小,但植入泥土,就能生长出一片花、一片庄稼、一片树林、一片五彩的世界。在本溪满族自治县小市镇山城子村就有这样一位家喻户晓的年轻村官,她是山城子村本地人,村里的村民们都是她的“亲人”。她,就是山城子村大学生村官邓微。 

乡亲们的小棉袄

邓微,作为土生土长的山城子村人,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考上大学又回来的农家子弟。2010年,刚刚考上大学的邓微就渴望通过大学的这个大熔炉来锻炼自己,毕业后能回到家乡为家乡干点实事,做点贡献。2013年6月,在大连上学的邓微即将毕业。毕业前夕,她已经在大连找到了一份工作,不错的月薪加上体面的工作环境,父母当然也为她高兴,但邓微始终没有忘记回报家乡的愿望。当得知政府号召大学毕业生到农村任职时,她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已经找好的工作,报名参加了大学生村官的招考,做出了人生中的一次重大抉择——当一名大学生村官。几个月后,邓微被分派到自己的家乡——本溪满族自治县小市镇山城子村成为一名村书记助理,开始了她的村官生涯……

11月,深秋的山城子村到处洋溢着丰收的气息。远远望去,“白墙、灰瓦、黑脊”的一排排房屋非常显眼。整洁的石板路上,一位村民正在打扫卫生。记者见到邓微时,她正从一户村民家中出来,深色的运动服上衣和蓝色牛仔裤的搭配,让邓微看起来比同龄女生成熟稳重许多,运动鞋边上还有些泥土的印记,这是她在村里面跑上跑下蹭上的。“每天走的路挺多,旅游鞋穿着舒服。”邓微笑着说。

邓微刚回到村里时,村民们并不知道她是回村里工作的,邓微只是笑着跟平日里的大爷大婶们打着招呼。直到第二天,邓薇便正式“走马上任”,大爷大婶突然发现昔日村里的“闺女”如今成为了他们的“小领导”,他们打心眼儿里高兴。“以后可有人为咱们办事喽!”“闺女呀,大娘有好些事要找你帮忙呢。”第一天上任,邓微就被乡亲们的热情所感染。

在自己的家乡工作,邓微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全村上上下下1300多口人,她大部分都认识,谁家什么情况她也多少了解一些。村民也对她这个自家人给予了更多的信任和支持。按道理这应该是件好事,开展工作也应该很顺利。然而“新官”上任不久,她就发现村里的工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小微啊,你帮大婶看看,我这个钱啥时候给发呀,我岁数大不懂,你是咱们自己人,我看着你长大,可要帮大婶问明白啊!”

“小微,你可得帮我讲讲理,我家什么情况你也了解,这低保怎么就申请不下来呢?”

村民们隔三差五就会去找邓微“唠家常”。邓微说,“我是土生土长的山城子村人,从小就是在村里跑着长大的,许多村民都是我从小喊到大的叔叔阿姨,他们找我办事,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啊。可有些确实是不符合政策,当初可把我给愁坏了,看来要为咱山城子村人服好务也挺难啊!”看着记者带着疑问表情,她会心地一笑,接着说:“其实村民们都非常淳朴,只是对政策不太懂,因此造成了许多误会。我每次都会微笑着面对她们,耐心地给她们讲解相关的政策,告诉他们一定会尽量为大家争取利益,让他们满意地回去。就算一开始大家可能有些不开心,但是看到我的笑容,顿时舒心了。时间久了,叔叔阿姨们对我也更加信任了。其实我是负责党建工作的,每逢村里搞宣传活动,都是我负责组织大家参加,工作也非常琐碎,村里面很多都是熟人,有些不归我管的工作,他们都会找我来帮忙。”

就这样,在邓微的努力下,她成了村民信赖的小管家,大家的小棉袄。

会修家电的小村官

村官的工作,不会像在公司那样,每天都有定额的任务要完成。这份工作,一定要与生活融为一体。虽说是早八晚五,但更多的时间还是要深入到群众中,与村民拉家常,主动帮村民干农活,久而久之,村民们就会把村官当成自家人。简单地说,就是更好地为百姓谋取福利。

有一天晚上,邓微从县里办事回到村里已经8点多了。入秋以后,北方的那股凉爽劲没有了,更多的则是刺骨的寒风。邓微的家,距离县城说远不算太远,但说近也不近,步行怎么着也得十多分钟。邓微走在路上,才一会儿功夫,就已经冻得瑟瑟发抖。这时,村里的一位大爷叫道:“小微,咋还没走啊?”。简单说明情况后,大爷说:“上车吧,我正好去县里接孙子回来,拉你一段。”说着就让她坐上了车。此后,每当大爷接孙子回来看见邓微,都会顺道把她送回家。这份爱,平凡却让人感动。

一天上午,邓微正在村委办公室整理档案,村口的大爷拿着一个手机来到邓微面前,问道,“这个手机是我儿子给我买的,你帮我看看可不可以用来听二人转啊?”“可以啊。”邓微说着,帮大爷放了一首。正放着,大爷笑了起来,“小微,这个手机真高级啊”,随后他又说道,“快来再帮我看看,来电话不响,也听不到,这又是咋回事啊?”她捣鼓了几下,调好后,随即还给了他,大爷这回不光笑,嘴里还不停地说道:“这大学生就是不一样,我这手机好长时间了,一直这样,来电话听不见,我找了村里边的老张研究了半天都没弄好,这回让小微给修好了。”

旁边的大娘看她这么能干,又让邓微调了下她的手机,说她听电话的时候,声音太小,一直也不知道怎么调,邓微很快就帮着大娘调好了。其实,在调手机这件事情上,邓微只是帮了一点小忙,甚至都不算帮忙,但是在村民们眼中,她解决了他们一直以来的难题。修电话、修电视、交话费,类似这样的小事还有许多。

“没事就去村里面走走,问问乡亲们的收成,也会跟村里的留守老人聊聊天。”许多信息就是这么聊出来的。虽然刚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邓微已经从青涩的大学生成长为一名成熟稳重的“村官”。

小市镇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像邓微这样的村官这里有许多,村官的生活,虽然很平淡,但很真实。这仅仅是个开头,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去学习,把一件简单的事情做好了,就是不简单;把一件平凡的事情做好了,那就是不平凡。

临走时,邓微正在拨打电话,召集户长们来开会……

■记者手记

“村官”是最基层的工作,也是跟广大人民群众直接接触的,他们能深刻体会到人民群众需要什么,迫切想解决什么问题。邓微作为走出乡村的大学生,没有选择去繁华的都市工作,而是回来建设自己家乡、服务村民,这正是乡土情结最直接的表达。邓微的工作琐碎繁杂,但是她时刻谨记自己是一名光荣的大学生村官,工作要严谨认真,对村民要用心负责。村官这个工作扎根基层,村官是一个既平凡又伟大的工作。平凡,是每天被琐事困扰,必须一件一件地去解决;伟大,是把一件件棘手的问题妥善解决后,心中那种成就感油然而生,也会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句感叹:“太好了!我又为咱乡亲们解决了一件难事!”

              ——摘自《本溪日报 洞天周报》 2014.12.7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